首 页 女性生活 健康新闻 汽车资讯 大咖名流 法律在线 热透新闻 社会文化 科技前沿 娱乐新闻 财经资讯

教育新闻

想吃“菜包”不敢吃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4 11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想吃“菜包”不敢吃

我曾经发表过关于满族人吃“菜包”的文章,所以关于这“菜包”的来历,也就不重复了。只是近日看到那大白菜的叶子,不知为什么,真想用其做“菜包”吃,但是又真不敢吃,因为总怕这用化肥施肥的白菜,那白菜叶生吃会影响健康,所以只能忍着。而且,连用白菜心切成丝儿拌豆腐丝儿吃,都不敢,何况用菜叶儿吃“菜包”呢!但是越想吃,越不敢吃,也就越馋,也经常想起小时候吃“菜包”的情景。

小时候吃过多少次“菜包”,真记不清了,只是有一两次吃“菜包”给我印象最深,因为这两次吃“菜包”的菜料都是最佳食品。举一例自己刺激自己食欲吧,真是和自己过不去!

大概是我四岁那年,因为我父亲是独生子,所以我奶奶的侄子和侄女就是父亲最近的亲戚了。那是在冬季时节的一天,我们全家和我表叔、表姑聚在一起,看着屋子里放着的那新鲜的大白菜,决定午饭吃“菜包”。顺便说一句,这做“菜包”的大白菜,是老北京人所说的“白口菜”而不是“青口菜”,就是浅黄色叶子那种大白菜。那天备料俱全,在著名老字号“盒子铺”买的酱肉、小肚儿、熏肠儿等。关于这“熏肠儿”,大概吃完这次“菜包”不久,就从市场消失了,而且至今我没有见过当年那种滋味儿的“熏肠儿”。当时,就在我家胡同北边的一条胡同里,有家著名的“酱房”。我们特意去那里买来新鲜的黄酱,这是吃“菜包”必不可少的调料,那时候人们,即老北京旗人还不习惯用甜面酱。鸡蛋,是家里养的几只“九斤黄”母鸡下的蛋。用这种“九斤黄”鸡蛋摊黄菜,满屋都弥漫着香味儿。所配的青菜,一般必须有一个炒绿豆芽儿和韭菜炒白菜丝儿,当然也有人配炒菠菜等。我家这次吃的“菜包”,是从胡同里那家卖菜的个体商户那儿买的新鲜绿豆芽儿;白菜丝配的是青韭,这青韭只要买5分钱的炒菜,就满屋都是韭香味儿。最令人高兴的是,家里有捆山东章丘大葱,那葱白儿足有1尺多长,这葱丝儿裹在“菜包”里,可谓锦上添花!

吃“菜包”,首先要用清水把白菜叶子洗干净,那白菜叶子很大,相当于一张“春饼”,而这种“菜包”的吃法儿,与老北京人吃“春饼”相似。摊开一片白菜大叶儿,在中部抹匀黄酱,然后在黄酱上放切好的葱丝儿,放多少,根据每个人口味需要决定。放好葱丝儿后,就要在菜叶儿上码放切好的酱肉、小肚儿、熏肠儿、炒鸡蛋,再放上炒豆芽儿菜、炒青韭白菜,用双手把菜叶儿包严实,就可以捧着这“菜包”吃。鲜嫩的大白菜叶儿的“鲜”味儿,含杂肉香、鸡蛋香、葱香、酱香,可谓美味俱全,香甜爽口儿!第一次吃“菜包”,我一个四岁多的孩子竟一顿吃三个!

最后一次吃“菜包”大概在我九岁那年,再以后,猪肉、鸡蛋等副食品和少数蔬菜,每人按定量供应,而且那白菜叶子也不新鲜,吃“菜包”的菜料也很难理想地配全。所以以后再没有吃过“菜包”。现在,人们早就不生吃大白菜的心儿和叶儿,不少人,包括一些报刊也指出用化肥施肥的蔬菜,最好不要生吃。因此,尽管肉、蛋等供应丰富,但一直不敢吃“菜包”。倒是在一些饭馆,看到有类似“菜包”的“菜包”,有几次看到饭馆是用洋白菜的叶子洗净后,或放进炸“鸽子渣儿”,或放进炒熟的猪肉馅儿,但吃惯“菜包”的我,对这些既不吃,也不馋!

  • 上一篇:长城欧拉白猫上市附赠薅羊毛攻略 补贴后起售价仅7.58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网站首页 女性生活 健康新闻 汽车资讯 大咖名流 法律在线 热透新闻 社会文化 科技前沿 娱乐新闻 财经资讯